北谷逆岚

不应奢求能被提及。

本来是想画某pa,因为众所周知的某原因所以弃图了()就 ...算了还是发一下吧

衣服本来想画五彩斑斓的黑色【什么玩意】然后变成乱画了【你】


给 @Sti- 的生贺w!算是给《麻雀这篇的配图吧虽然不知道画的感觉是不是像你想的一样!【顺便给大家安利这篇真的好看ww】

偷偷告诉你哦其实我们认识之前就很喜欢你的文了当时就视奸过你lof主页然后给很多篇都点了红心蓝手来着 麻雀应该也是我们认识之前你写的吧w我印象一直超深刻的时不时还翻出来看来着!么么啾【不知所云的一段】

我好像忘了加标点不过真的只是忘了【。】

青雨 『和风AU』

天啊好吃!!!赞美!!!感动!!!!(你茕瞬间爆炸光速升天语无伦次

跳票Sti_:

零凛向
跳票到可以当做2018年的生贺给茕了 ´_>`而且这篇一点都不刺激(绝望
BGM_2027年


一、青雨


屋外的雨仍是淅淅沥沥的,水珠顺着苍木的屋檐汇进沟槽。歇山顶的间隙里藏着一处燕子窝,雨时,幼燕便扯开嗓子发出啼叫。成燕站在巢边,无助地四处张望,它偶尔也会轻鸣几声以安抚饥饿的雏鸟。
雨并没有要停下的势头。
庭院里的松树在朦胧的雨雾中轻轻晃动着,坐在榻榻米上的黑发少年无精打采地将捡来的白色石块扔进雨里。石块敲在青石板上的声音穿过雨声已经不再清脆,少年自讨没趣地将剩下的石块扔在房间角落,随后起身走向房间一角。名叫鸦的黑猫蜷缩在那里一动不动。朔间凛月蹲在它面前,轻轻戳着它柔软的后颈。黑猫并不理睬他。


阴沉的雨天当然是梦境最好的归属地。


顶上的燕子叫得更加嚣张,猫终究是不爽地爬起来。它潇洒地一甩尾巴,示意凛月把推门推开后,头也不回地走进黑暗的里屋继续睡觉了。
“…长了翅膀就飞走了啊,小鸦。”
凛月忿忿地坐回原地。
雨音杂乱,明明一滴雨水那么轻,聚在一起就形成了透明色的屏障啊。


他抬头看了看墙上的古钟。
兄长已经出去很长时间了,明明只是去杂货店买蔬菜啊…难不成他忘记回家的路了吗?


二、颠倒季节的花


当凛月踩着木质拖鞋翻出白色竹伞时,雨势已经小了不少。街边的草丛里蹲着几个小孩,他们正兴高采烈地做着什么。凛月不免起了好奇心,他将找兄长这一任务抛在脑后,举着伞靠近孩子们。
潮湿的泥土散发着令人觉得清新的味道,他走到一个孩子身边,探头发现那个孩子正在捉爬出土壤的蚯蚓。他们聚精会神的盯着疏松潮湿的泥土,全然不在乎雨点打湿了自己的衣服与发尖。凛月轻勾起嘴角,他将伞微微靠近离自己最近的男孩。


好像小的时候,我也和兄长一起这样玩过吧。但是兄长只负责为我撑伞,嗯…大概是因为他害怕蚯蚓和蜗牛吧。没想到那么照顾我的,聪明的兄长,居然会怕那种小生物呢。
他看着兴奋的孩子,默默想着。
而且,粘上泥土的外褂都是兄长给我洗的,明明没有比我大多少,却一直在照顾我啊…
诶,我在想什么啊。那家伙怎么可能是个好哥哥,他就是一个迷糊的老爷爷嘛。
凛月不知在对谁发脾气,别扭地别过头。
这时他身边的孩子突然跳了起来,飞溅起的泥水溅到了他身上。
“呜哇…被误伤了。”凛月无辜地耸耸肩。
“真是对不起!”男孩向他道歉后,就匆匆忙忙地奔向朋友们,炫耀起了自己的战利品——一条扭扭捏捏的蚯蚓小姐。
“呵呵…年轻就是好啊。”凛月惨兮兮地笑了笑,突然想起了被他扔在脑后的零。
啊哦?


三、琉璃


黑色短发的青衣少年,举着伞在雨里走着。他好像在四处张望,应该是在找什么人吧?是对他来说不可或缺的存在吧。


等一下,这不遵从我内心的迷之旁白是什么回事啊?兄 长?
啊,只是感觉凛月是这样表现出来了?啊痛痛痛凛月别再踩吾辈的脚了痛…


凛月表情复杂的在杂货铺的屋檐下找到了抱着几个布袋的零。
“你在这站着干嘛?不是带着伞了吗?”
“嗯嗯,吾辈的确带了伞…但是因为给凛月买了很多点心所以就没有手拿伞喽。不过吾辈知道作为弟弟的凛月一定会出门找吾辈的…果然凛月是最爱吾辈的吧~还有凛月快看…”
零笑着眯起眼睛,他低下头,那里有一只白色的幼猫抱在他脚边。


凛月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。
“唔…又是一只小家伙。好..好..乖孩子~☆”
他温柔地将小猫抱在怀里,爱惜地哄着它,“受苦啦…小猫咪。以后就跟着朔间大人我吧,我会好好守护你的,效忠于我吧~”他并不在意猫身上的污水弄脏了袖子,安抚过白猫后便要转身离开。


“凛月不帮帮兄长吗?”
“我有猫了,要什么兄长。”


零最终还是妥协了,他跺了跺已经站麻的腿,举着碎琉璃花伞追上了慢悠悠前进的凛月。


“回家啦,兄长。”


四、雨期


白伞和花伞在雨中的横町旋转着。白色的毛球在男孩温暖的怀抱里安睡,男孩在他兄长的守护下安稳地前进。
大爷大婶们在抱怨着潮湿的天气,他们把开着粉花的小草搬到屋里,刚刚洗好的白色袜子只能摆在椅背上自然晾干。


当凛月将猫放在里屋时,天快黑了。他拉伸了一下酸痛的背部,“都怪你…我好困啊。去睡了…晚饭不用管我了。”
“啊呀,这么早凛月就要睡觉了吗?”零从背后抱住凛月,他伸手脱下凛月的外褂,看着上面的污水点。“吾辈先去做饭,凛月等一等就好了。等吃完饭身体不冷以后,休息休息再睡觉会比较好?”
“什么啊。可是我真的困了啊…已经撑不到哥哥做好饭了~不过如果是哥哥喂我吃的话,我倒是会认真考虑考虑哦~啊…鸦还在睡觉啊…真羡慕呢。”
“凛月真是爱撒娇呢…真可爱啊~吾辈最最可爱的凛月~今夜就让吾等相拥而眠吧!”
“晚 饭。”
“好的~♪”


饭后,在雨幕旁烧起了碳炉。零将红薯土豆条穿成小串摆在炉子上。他时不时地翻动着他们,等到了两面都焦焦的后就递给了坐在他身边的凛月。
“啊——”
披着毯子的凛月晃荡着双腿,他张嘴将零送到嘴边的红薯条一口咬下。
“哼哼~☆看在兄长手艺不错的份上,这次就留你在这里陪我看雨景了。”
“那真是太幸福的事情了,吾辈真的很开心啊。”
零牵上凛月的手,“啊~”
凛月脸稍稍红了,他注视着院子里不安静的水塘,并没有看着零。他跟着零的声音,张开了嘴,“啊~”
柔软的舌伸进凛月口中,黑色的长发蹭上了他的脸颊。他看着面前那双藏着笑意的红色双眸瞪大双眼。零扔下蔬菜,将凛月拥入怀中,他占有自己弟弟的一切,从衣服到心,一切的东西都是他的所属品。凛月的眼中浮上一层淡淡的水雾,他绯红的脸颊让零移不开视线。
“哈…哈…”凛月夺取回了自己的呼吸,他虚弱地揽上零的脖子,深吸一口气后用尽全力主动吻向零。



两人胶着在一起的模糊背影,伴着杂乱语音沉入浅黄昏色的天空。


尾声


夜色深了。雨滴渐渐平复了焦灼,燕雀安静入睡,白色的石头在房间角落开出了鲜红的花。
青色的雨滴,仍在梅雨季节飘落着,直到归于沉寂。干净整洁的白色中衣和青色外褂正趴在木质的椅子上,玄关旁摆着的白伞和花伞紧紧靠在一起。
当最后一滴雨落至地面时,夏天就轰轰烈烈地拉开了帷幕。
今夜祝汝晚安。
好梦。


END.



茕茕@风间° 三月一日生日快乐!一直在跳票真是不好意思orz。以后一起努力吧ww

看不清,瞎画,bug巨多
华为的相机可能是跟我有什么仇
然后!真的没有同好来勾搭我吗我这个人超话唠超好勾搭,基本上啥都吃雷点很少的!不勾搭我是你们的损失(滚)
想要跟同好聊天!
企鹅2360639217!